皇帝的神經

新聞 Emily 10个月前 (06-21) 36次浏览

來源: 張鳴

作者: 張鳴

皇帝的神經

基於慣性,國人一談到古代,就習慣性地說漫長的封建社會。把現在的所有毛病,都說成是封建餘毒。這裡,最毒的,莫過於皇權專制。當然,如果真的是封建的話,皇權是專制不起來的。但是,說良心話,自秦漢以來,包括秦始皇在在內,皇帝的專權程度,一直都不是太高。真正能說得上專權的,也就是明清之世。

秦朝二世而亡,故事不多,被黑得卻比較多。漢朝是後來的盛世,可那時的皇帝,一直到東漢末世的桓靈二帝,聽臣子的諫言,不管好聽不好聽,還都得聽。批評他們過於信任宦官,也不至於跳起來,立馬治人家的罪。黨錮之禍,大抵是清流跟宦官鬧得太僵,你死我活,皇帝居中無法裁決,想想看還是得站在親愛的閹人一邊,這才有的。

後世君主也是如此,包括兩宋,臣子上朝都沒地方坐了,但提意見無論多麼激烈,因此而被殺的,還真是少見。只要君權沒有那麼牛逼,皇帝的神經就不會太過敏。礙於輿論,多少都得有點容人之量。

到了明朝,這事就徹底變了。臣子們再敢大著膽子上書,甚至在朝堂之上,說皇帝不愛聽的話,那就可能挨板子了,把屁股打得稀爛,當場斃命的,也不少見。沒別的,皇帝手裡有了錦衣衛,有了東西廠的特務,要治臣子,工具多多,與此同時,自家的神經也開始緊繃,聽不得不好聽的了。

到了清朝,錦衣衛和東西廠是沒了,但皇帝們大概是因為異族出身吧,對自己君臨天下的合法性,肚子里多少會有點嘀咕,更關鍵的是,君權的高漲,到這個時候,已經到了頂點。所以,皇帝們特別在意臣子,尤其是漢人臣子的態度。神經緊張程度,堪稱歷代王朝之最。清史界和娛樂界不知道為何在這二十幾年聯起手來,拼了命地吹捧清朝皇帝。但無論怎麼吹捧,清朝皇帝從所謂「千古一帝」的康熙,到「十全老人」乾隆,再到表現最差的頑童同治,個個都容不得人提稍微尖銳一點的意見。在清朝歷史上,最為尖銳的意見,就是洪亮吉給嘉慶通過別人代轉的奏章。結果落得被發配新疆,後來雖然因為大旱求雨的緣故,把人放了回來,自己也說很欣賞這份奏章,但就是不肯開復人家的官職。

皇帝的權力太大,皇帝的麵皮就薄,神經過敏的程度,自然也就高。所以,臣子若是實在看不過去,想要提點意見,那麼,首先姿態要擺正。把自己擺在愛皇帝愛死了的妾婦的位置上,以最謙恭的態度,最溫和的語言,設身處地,替皇帝著想,這樣,才有可能被聽進去。否則,就是安著心,跟皇帝過不去,臉一翻,說你到底「是何肺腑」?充軍發配,是現成的,弄不好,腦袋就搬家了。

同樣,理論上歷代王朝都可以有文字獄,但只有我們偉大的清王朝,文字獄玩得出神入化。皇帝對文字,神經高度過敏,一不留神,皇帝就發神經了。一查抄罪臣,首先查文字,查日記和書信。因此,連帶著偉大的文化事業,編撰四庫全書的大事,也成了燒書毀版和刪書的事業。說四庫全書成而圖書亡倒是有點過分,但好些書因此而沒了,或者面目全非,卻是實情。

當然,這些事,都跟皇權到了清朝,權力大到頂峰造極有關。權力太大的人,神經過敏,是伴生之症。


文章來源為各個新聞媒體,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協議進行授權
轉載請註明原文鏈接:皇帝的神經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