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重磅報告:揭秘中共對美政經戰 威脅全世界創新體系——中共對美國的超限戰不僅威脅美國本身 甚至延伸盟國 中共對美國發動的超限戰有這些表現

新聞 William 10个月前 (06-21) 40次浏览

白宮重磅報告:揭秘中共對美政經戰 威脅全世界創新體系——中共對美國的超限戰不僅威脅美國本身 甚至延伸盟國 中共對美國發動的超限戰有這些表現

中美貿易衝突升溫之際,白宮周二(6月19日)公布的中共經濟侵略戰略報告,詳細列舉了中共進行經濟侵略的各種行為,尤其是侵犯直至產權與威脅美國國家安全。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分析,這些做法屬於超限戰的範圍。而這種超限戰也延伸至美國的盟國。

侵犯知識產權

白宮19日的報告指出,中共的產業政策是尋求對來自全球的技術和知識產權進行“引入、消化、吸收和再創新”。

白宮重磅報告:揭秘中共對美政經戰 威脅全世界創新體系——中共對美國的超限戰不僅威脅美國本身 甚至延伸盟國 中共對美國發動的超限戰有這些表現

這項產業政策通過以下方式實現:

(A)國家資助的知識產權盜竊,通過實體盜竊(physical theft)、網絡間諜和盜竊、逃避美國出口管制法律以及假冒和盜版;

(B)實施強制性和侵入性的監管手段,迫使外國公司進行技術轉讓,通常是為了換取有限的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

(C)通過對關鍵原材料的出口限制和壟斷購買力進行經濟脅迫;

(D)通過不同方法進行信息收集,包括開源收集,利用在美國大學、國家實驗室及其他創新中心安插的非常規信息收集者;利用人才招聘計劃招聘商業、金融、科學和技術專家;

(E)具有中共政府背景的,以獲取外國技術為目的中國投資。

報告在解釋非傳統信息收集者時說,每年有超過30萬的中國公民就讀美國大學或在美國國家實驗室、創新中心工作及智庫等部門工作,這使得他們有機會獲得尖端的信息和技術。中共已經制定了一些人才吸收計劃,旨在吸收那些掌握可能對關鍵軍事系統至關重要技術的人才。

報告指出,美國面臨的國家和經濟安全風險是,中共政府可能會試圖“操縱或壓迫不知情的或不情願”的中國公民成為非傳統的信息收集者,為實現北京的“軍事和戰略野心服務”。報告列舉了中共推出的“千人計劃”等舉措,以優惠待遇吸收海外高科技人才,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有可能持有知識產權,關鍵技術或中共感興趣的技術領域的專利。

此外,開源資料還顯示,中共的國家安全部在國外部署了至少4萬名,國內逾5萬情報人員收集情報。報告結尾再次重複強調,鑒於中共的經濟規模,中共市場扭曲政策的明顯程度,中共要主導未來行業的意圖,中共目前針對技術和知識產權的“經濟侵略”行為、政策和做法,不僅威脅到美國經濟,而且威脅整個全球創新體系。

中共黑客組織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美國網絡安全公司賽門鐵克(Symantec)星期二(6月19日)說,該公司基於人工智能的工具最近發現來自中國大陸的黑客組織對美國和東南亞國家的衛星通訊、電信、地理空間成像活動和軍事領域進行了網絡攻擊。

賽門鐵克在一份聲明中說,該公司自2013年開始追蹤這一他們取名為“Thrip”的網絡攻擊組織。聲明說,賽門鐵克基於人工智能的“針對性攻擊分析”(Targeted Attack Analytics, TAA)工具在2018年1月發現,來自中國大陸的計算機開展了惡意行動。

白宮重磅報告:揭秘中共對美政經戰 威脅全世界創新體系——中共對美國的超限戰不僅威脅美國本身 甚至延伸盟國 中共對美國發動的超限戰有這些表現

賽門鐵克認為,這一組織的襲擊屬於網絡間諜行為,但暴露了他們破壞襲擊目標的操作系統的策略,因此可能判定,該組織可以對目標採取更具進攻性的和破壞性的活動。

賽門鐵克CEO格雷格‧克拉克(Greg Clark)說:“Thrip組織從2013年開始運作,他們最近的活動使用標準的操作系統工具,所以那些被襲擊的組織不會意識到他們的存在。他們的活動很安靜地融入到網絡中,我們使用了人工智能、查明並標記了他們的活動,這才將他們發現。”

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分析,這些做法屬於超限戰的範圍。中共創立的超限戰包括了傳統的戰爭手段,同時也包括了貿易戰、新恐怖主義及生態戰等,但不分軍民,不分戰時還是和平時期,超越一切人類底線。

外資商業環境困難

據美國之音6月20日報道,公布的民調,在中國的歐洲公司說,儘管北京承諾要開放,他們仍面臨著困難的商業環境,大約一半的受訪者說,過去一年來,商業環境變得更困難。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何墨池說,美中之間的貿易緊張,其“根源是我們所看到的一個沒有完全開放的中國,沒有按照他們承諾的改革。”

白宮重磅報告:揭秘中共對美政經戰 威脅全世界創新體系——中共對美國的超限戰不僅威脅美國本身 甚至延伸盟國 中共對美國發動的超限戰有這些表現

歐洲公司對中國商業環境抱怨的方面主要包括不確定的法律環境,較高的勞動力成本,監管困擾,以及審查大部分全球互聯網的“偉大的防火牆”。

歐洲商會的報告說,“隨着中國經濟的成熟,中國商業環境中長期以來的效率低下變得更加突出。”何墨池說,“監管的環境實際上在阻礙經濟發展”。他說,中國繼續其改革進程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2018年是北京必須要採取行動的一年。

北京在某些方面非但沒有更加開放,反而更加退步。新的網絡安全監管使得“翻牆”成本更大,要求企業註冊費用昂貴、問題困擾的政府批准的虛擬專用網(VPN)。VPN能讓使用者“翻牆”,進入全球互聯網。

三分之二的公司相信,審查和封鎖某些網站對他們的生意產生負面影響,只有23%的公司認為,中共當局授權使用的VPN很有效率。

何墨池說,“中國宣稱是全球化的領導者,大談什麼一體化的重要性,但中國的網絡安全法在製造問題”。

這份民調顯示,48%的歐洲公司認為,過去一年在中國做生意更加困難。五分之一的公司說,他們是被迫技術轉讓的受害者。近一半的歐洲公司相信,未來5年商業壁壘會加劇,四分之一的公司相信,他們永遠看不到中國的市場“重大開放”。

阿波羅網孫瑞后報道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