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世界杯賭球者:他輸光了北京五環邊上的房子(圖)

新聞 Ava 10个月前 (06-24) 36次浏览

對話世界杯賭球者:他輸光了北京五環邊上的房子(圖)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張蕊)周剛賭球又輸錢了。這一次他倒在了巴西和瑞士的那場比賽上,“又輸了2萬。”周剛覺得自己真是欲哭無淚,世界杯開賽剛一周,他已經在賭球上輸了近10萬塊,這幾乎是他能拿出來的全部現金了。,“贏的全部又投進去,結果又全輸了。”

周剛就是傳說中“賭球的”,本文所指的賭球,是指人們將足球(也有籃球、台球等)比賽的結果作為評判輸贏的手段,以錢和物下注獲取輸贏、進行賭博的行為。它區別於我國國家發行的足球彩票,屬於地下、非法性質。

世界杯,是球迷的天堂,賭球者的煉獄。

睜眼到天亮

看完德國和墨西哥的比賽後,周剛形容自己的狀態,“再也沒睡著,睜眼到了天亮”,押德國贏的錢全都輸了,但已經是他近一階段時間賭球贏來的所有錢了,“完全沒想到德國輸了,本來想靠這個錢在世界杯上翻個身呢。” 周剛特別後悔沒有聽朋友的勸告,在德國和墨西哥比賽後收手,他自嘲,“越輸越想繼續,就想怎麽把輸得錢全掙回來。”“天台我就不去了,我想靜靜。”6月20日,他更新了朋友圈。到現在本屆世界杯周剛輸錢最多,而他身邊的朋友,輸三五萬的並不在少數。

根據周剛的回憶,我國球迷真正大規模接觸到賭球,差不多是在2002年世界杯的時候。彼時,中國隊第一次出現在世界杯的賽場上,所有中國球迷都為此興奮不已,於是不少人就把對勝利的期待變成了籌碼。作為一名有十幾年賭球經曆的“老人兒”,王帆平時經常做的事情就是在網上研究全世界各種比賽的賠率。

德國和墨西哥的那場球,40歲的李寧沒有下注,“感覺不好,大熱必有大冷。”正是因為相信直覺,才讓李寧逃過了一劫。

4年前的巴西世界杯,李寧才開始接觸賭球。“當時有朋友一場球掙了幾萬塊,我就動了心思。”他自己從網上搜索了一些賭球網站,並根據網站的提示注冊了會員,然後就是往自己的會員賬號裏充錢,“很方便,微信、支付寶都可以用。充多少錢下多少注。”

一開始,李寧隻充個幾十元錢,“也不懂,就隨便下注,我就想錢也不多,就當交學費了。”但始料未及的是,就是這樣隨便的下的注,也讓李寧小賺了一筆,“不多,200多塊。”幾筆。嚐到甜頭的李寧開始研究下注,“歐賠,有勝平負三個選擇,任何一場球都是如此。”李寧告訴《法製晚報》記者,歐賠隻能在“勝平負”中選擇。

就這樣一邊研究,一邊下注,也許是李寧的運氣太好,比賽到中間階段的時候,李寧已經贏了幾千塊,他試著將錢轉入了自己的卡中,沒想到很順利。

於是,他又湊了一些錢,連贏來的這些錢,又充進了網站的賬戶中。但這一次,他沒有那麽幸運了,“大概3萬多吧,一次全輸了。”李寧簡直不能相信,他不停地的打網站的客服電話,可電話永遠占線,幾天之後,他發現自己的網站賬戶也無法登陸錄了。

“隻能自認倒黴了。”雖然李寧這麽自己安慰自己,但他始終有點兒不甘心, 這一次的世界杯,李寧早早籌集了20萬,想著能把之前虧的全部掙回。來,“朋友介紹我在總莊那裏直接下注,贏了,錢會打到卡裏。”截止目前為止,本屆世界杯李寧贏多輸少,“掙了幾萬塊吧。”至於能否笑到最後,這個問題恐怕隻有天知道了。

他輸掉了五環邊的房子

史輝是2002年開始賭球的。不過那一屆的世界杯,史輝隻是小試牛刀,最後以盈餘100多元結束了自己的第一次賭球生涯。“玩得簡單,就是猜輸贏。”史輝說,在網站下注,金額也不多,一場球也就十幾塊錢。

2006年的世界杯,史輝靠猜輸贏又贏了幾千塊,這一下激起了他的興趣。從那之後,賭球就成了史輝的職業,他辭去收入一般的工作,每天專門盯著那些盤口,賭各種比賽,“我基本都在網站下注,不用電話。”史輝說自己注冊了很多個網站,金額分散,每個網站都沒有太多的資金,“最重要的是不能累計,贏了馬上就取出來,想賭的時候再存錢。”

賭,有贏必然有輸,大概是史輝很有天賦,加上一直謹慎,在他那些年的賭球生涯中,不管是歐洲杯、世界杯,還是各種聯賽,史輝的確是贏多輸少。

“掙了一些錢,在五環邊全款買了一套小房子。”史輝沒有透露自己到底在賭球中贏了多少錢,但五環邊的一套房子儼然已經說明了一切。

但一切在2014年的時候戛然而止。那一年的巴西世界杯成為了史輝終身生難忘的“滑鐵盧”,他在第一場球就輸了幾萬塊,“我沒當真,也沒想到這是我噩夢的開始。”史輝覺得自己隻是失手了,第二次下注,他又輸了,他說自己不記得是哪一場比賽了,隻記得這一場球他輸了10萬塊。

後來,史輝在朋友的慫恿下,將自己的積蓄和房子抵押來的錢全部交給“莊家”,“當時朋友說穩贏,他們有內線。”史輝說,最後一場球他們重注押壓了阿根廷,結果最終德國衛冕,在這一年,史輝輸光了現金,又借了不少高利貸,最終抵押了房子,也全部賠光了,因為對他太失望,女友也離開了他“仿佛如同一場夢。”至今,史輝想起來都心痛不已。

今年世界杯,史輝真的沒賭。

莊家及代理

有時間的時候,周剛也會坐個“小莊”,掙一些零花錢。周剛口中的“小莊”,就是各賭球平台或者公司代理人。法晚記者經過調查發現,實際上,賭球平台或者公司在各地都有代理人,通過網上下注,“各地也有大小莊,既坐莊也參與賭博。”周剛說。其實任何人都可以成為代理人,亞洲分盤口,歐洲是歐賠,。亞洲最有代表性的是澳門體育博彩公司,要想成為這家公司的代理,要交500萬的保證金,對方會給一個平台,然後還會規定贏了如何分錢,輸了如何分錢。“我們叫這個為‘水位’,是自己定的。”

“舉個例子。”周剛接著解釋,“比如,1塊錢,給你是0.98元,你就是第一代理商,那麽你可以給別人0.95元,你從裏麵掙3分錢。”代理拿到後可以繼續往下發,這樣一級一級代理下去。

據了解,在網上賭球,還可以一邊看球一邊賭博,這是所謂的“滾球”。賭球的方式很多,既有賭輸贏也有賭大小,還有波膽、猜比分、賭角球、賭黃牌紅牌數、賭進球數單雙,“隻要能想到的,都可以賭。”一般來說,十塊就可以下注,但職業賭球的一般都100起,也有幾千甚至上萬的下注。

這一點亦得到了史輝的證實,“30秒一變盤。”他說,一場球賽好幾十種玩法,從第一分鍾誰開球、誰進球、誰犯規、誰首先犯規、誰最後犯規、罰多少個角球、第一個角球是誰先罰等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玩,“機會很多,一場球如果全部都能贏,即使10塊錢下注,最後可能都能贏幾萬甚至十幾萬。”

單場下注幾十萬的人比比皆是,“不過都在總莊那裏下莊。”史輝也遇到過交很少的錢,拿一個所謂的“莊”,但這已經差不多是10級以上的代理了,“這種代理人跑路的可能性比較大。”

“假設我自己開個莊,如果下莊的人多,我覺得錢已經很多了,那就可以直接帶錢消失,手機也換號,聯係不上,賬戶又無法登陸,那錢就歸我了。”史輝說,這就像集資一樣,並沒有什麽法律上的約束,本來也不合法。

“賭球都是一對一,如果有人想賭,那會收到一個含有密碼的賬號,他想黑你錢的時候,就會把你屏蔽,這樣一來,你用原網址、原密碼就根本無法登陸了。”史輝說,“比如你投1萬,贏了,變成2萬,於是打算了,這時候人家問你是繼續投還是拿回去,你覺得這錢掙起來輕鬆,繼續投的同時再追加吧,追到10萬,等於你又投了8萬,然後你又贏了,10萬變成了20萬,錢到賬以後,又想你覺得還想賭一把,你不但把拿回來的錢都投進去了,還又追加了20萬,實際上,這時候你的本金就變成了到40萬,當你滿懷希望的地等著變成80萬的時候,你發現,莊家給你的賬號密碼不能用了。實際上,這就是莊家把你屏蔽了,這也意味著,你的40萬打水漂了,估計再也要不回來了。”

賭球變遷史

根據王帆等幾人的說法,記者發現,現金賭球,是最初級的方式之一,這種下注方式類似於傳統的賭博,目前已不多見。

電話賭球是在2002年後流行起來的,投注者通過電話委托莊家投注,收益則通過銀行轉賬或現金方式實現。。

如今,隨著網絡的快速發展,網絡賭球已漸漸成為主流,占到所有投注方式的95%,賭球者隻要在賭球網站上開戶、注冊,就能隨時隨地進行賭球,且通過網銀轉賬,能在短短數分鍾內實現資金的轉移。《法製晚報》記者在網上搜索“賭球”時,會出來一些和世界杯有關的鏈接,點開之後,能進入到一些賭球網站之中,這些網站無一例外地的在網站最上方的醒目位置都寫有“隨時可以在××XX提現”。此外,在會員注冊區,還寫有“注冊會員投注天天返水2%,享有入款優惠彩金1.2%”,並稱“全網支持支付寶、微信支付、信用卡、銀聯快捷支付、QQ錢包”。

但無論形式如何變化,賭球係統的構成其實都非常簡單:莊家、多級代理和普通賭球者。莊家指的是主持賭球的公司;代理的職責主要是發展下級代理或直接的賭球者;而賭球者,則是這個鏈條中的最底層。

盡管采訪中,王帆、李寧和史輝等人都一直在強調,總莊很講信譽,“畢竟要靠這個一直掙錢。”但莊家穩賺不賠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輸贏確實都掙錢。”

而一位“代理人”則稱,廣東的賭法是信用賭,先下注,一星期結一次賬,大莊的客戶多,不管輸贏,他都會“抽水”,其實賭球和買彩票一樣,也有概率,如果結果一邊倒,那莊家就會調控,可能贏球也不贏錢,這就是所謂的贏球輸盤或平盤,但不管如何,莊家都是要“抽水”的,所以隻要有客戶,莊家都是穩掙錢的。

提醒:當心觸犯賭博罪

盡管目前中國賭球人數並沒有具體的統計數據,但2010年,北京大學中國公益彩票事業研究所所長王薛紅曾在接受媒體時表示中國賭球數量非常驚人。其對我國某非法賭球網站進行跟蹤研究後發現,僅2009年的年交易金額高達上千億元。而一家大型博彩網站,注冊用戶人數最多可能會達到幾千萬,同一時段的賭注交易甚至可以高達數萬筆。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指出,在看似公平的賭球背後,其實暗藏黑市莊家的多重“陷阱”。為了確保賭球者逢賭必輸,他們設置的每一個賠率,都是經過其龐大的數學專家、精算師團隊縝密分析之後的結果。與此同時,為了迎合一部分賭球者“一夜暴富”的心理,賭球黑市經營者還設置了極高的賠付率,導致一些投資者為堵球不惜鋌而走險。贏了還想贏,輸了想翻本,讓賭球者永遠停不下來,最終深陷泥潭。

由於國家嚴厲查處網絡公司等單位和個人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行為,世界杯開賽不久後,一些APP和彩票網站就已經無法購買體育彩票。

而押注賭球符合《刑法》中賭博罪的行為特征,隻要達到立案標準,同樣追究刑事責任。在世界杯期間參與網絡賭球或組織賭球者,都有可能被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被處以治安拘留的行政處罰。  


文章來源為各個新聞媒體,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協議進行授權
轉載請註明原文鏈接:對話世界杯賭球者:他輸光了北京五環邊上的房子(圖)
喜欢 (0)